中国食品网-品牌农业。
全景
品牌农业
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食品网 > 品牌农业 > 访谈 > 正文

王廷金:爱上枸杞的90后

2019-09-05 09:35        来源:农民日报

  7月的大西北,阳光充足。贵州黔东南小伙王廷金早就熟悉了宁夏贺兰山的炙热。这个90后的苗族小伙儿已经在枸杞行业“混迹”多年,他在电商平台上的枸杞旗舰店也稳居滋补类目前列。

  “现在枸杞不仅在云贵川等地发货量越来越大,而且也不再是中老年人的‘专利’,很多年轻人已经把养生的枸杞变成时尚消费,在平台强大的推爆款能力加持下,小小的宁夏枸杞正走向全国消费者。”王廷金认真地分析着枸杞的消费走向。在他身后,由社交电商描绘的枸杞产业新图景正在为传统产业注入活力。

  互联网上的“枸杞创业”

  皮肤黝黑、眼睛炯炯有神的王廷金操着南方口音,他所管理的公司,2018年销售额高达8000万元。他笑称:“自从做了电商,90后活生生长成了80后,小哥哥变成了胖大叔。”

  高考之后填报志愿,王廷金选择了北方民族大学,“我以为学校在北京,没想到是在宁夏,宁夏在哪里?专门去看了地图才找到,可见我们当时有多么闭塞。”

  王廷金揣着舅舅给的几千块钱,一个人来到了银川。“如果真去了北京,现在可能就是程序员。”他未曾想到的是,宁夏让他和枸杞结缘,而舅舅塞给他的钱,是他最后一次从家里要钱,他要自立。

  “学校里2万名学生90%都是外地人,过年都带枸杞回家,体量很大,于是就在学校摆地摊卖枸杞。”王廷金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做生意的情形,零下十几度站一天,整个身体都是僵的。

  但是他还是认准了枸杞,并展现出了“可怕”的认真态度和敏锐的洞察力。

  “很多商贩千里迢迢来宁夏买枸杞,却找不到靠谱的途径,花大价钱也未必买到正宗的。刚好我学计算机专业,大一闲暇时利用专业知识开设了中国第一个专注枸杞的论坛——《中国枸杞论坛》。”王廷金非常自豪。

  2012年全国风靡黑枸杞,王廷金去各个产地认真考察之后发表了很多有关体积、口感等鉴别文章和视频。“后来关于黑枸杞的大中小果区分、杂质比例等国家标准和我当时写的文章基本都是吻合的”,王廷金仍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“很多人找我们来买枸杞,这就倒逼我们先后做起了枸杞批发和网络销售。”

  王廷金的公司也在这一年注册成立,在很长时间内,为大型连锁超市和中药饮片厂供货成为公司主要的销售收入来源。

  带动种植户脱贫致富

  在宁夏做枸杞生意的商家有很多,但王廷金团队显然是其中的佼佼者,长期稳定的需求量让他们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品质上,倒逼种植户不断提高种植技术。

  作为枸杞的发源地和核心产区,中宁县同时也是全国枸杞产业基础好、生产要素全、品牌优势突出的核心产区。6-11月枸杞果实陆续红熟,要分批采收,并迅速将鲜果摊开晾晒。

  “四斤鲜果出一斤枸杞干,因此枸杞干的亩产只有400公斤左右。我们会和种枸杞的村子按照行情谈好价格,全村包销。”王廷金的合伙人之一、公司采购负责人龙学飞说。这位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、在上海生活了整整十年的采购负责人是地道的中宁县人,这段时间他跑遍了中宁县的田间地头。

  龙学飞表示,公司对品控非常严,农民必须对每棵枸杞树都认真打理,否则卖不上好价钱,这就倒逼种植户用最优化的方案去种植,无形中提高了产品品质。“中宁县有30多万人,一半和枸杞有关,5万人是主业,10万人是相关产业,甚至会出现10万大军摘枸杞的壮观场面,采摘也是普通农民增收的重要途径。”。

  一位采摘工透露,摘一斤鲜枸杞的工钱大约在1.5元左右,熟练的人一天能赚80到100元,一个采摘期能有1万元左右的收入。

  随着销售量蹿升,位于银川的包装工厂也显得日益拥挤和缺人手,熟练的工人被视为宝贵财富。

  今年40多岁、脚部有残疾的分拣工马大姐说,自己因为脚上有残疾不能长时间站立,找工作屡屡碰壁,现在可以坐着进行分拣,每个月能有2500元的工资,忙的时候还有加班费,对生活和工作很满足。

  “拼团购”让枸杞爆单了

  早早创业的王廷金在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年遇到了危机:经营上出了问题,搭上以前所有的盈利,还亏20多万元,濒临破产,那段时间压力巨大,考虑过彻底放弃,好在他顶住压力,与龙学飞正式成为合作伙伴,同时还一起收购了银川当地一整套加工厂房和包装生产线。在重新整合了团队和供应链之后,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机 会。

  2016年4月,新电商平台拼多多快速成长,他们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拼多多上开了第一家店。

  王廷金团队一位老员工回忆说:“上线第一天销售300多单,第二天1000多单,我们都很惊讶,接下来每天都是两三千单,这条路,我们算是走对了!”

  2018年9月,磨合了两年的团队已经非常成熟,做了充分的素材准备和产品定位后,新店铺于10月初正式上架。“到‘双十一’就起量了,此后销售量就再也没下来过,一直保持滋补类目前列。”王廷金说,“最普通的时候也能保持每天8000单以上,达到1万单很正常,我们和平台一起成长。”

  在8月18日的“枸杞万人团”上线后,2万单当天售罄。2018年,王廷金和团队一共销售了2200吨红枸杞和400吨黑枸杞,共计实现销售额8000万元,线上销售占到一半。2019年上半年,全公司已实现了6000万元销售额。“枸杞的销售主要是在下半年,新鲜的枸杞基本上从6月底才开始采摘,今年全公司的目标是翻倍,达到1.6亿元的销售额,目前来看应该能顺利实现。”王廷金透露。

  让年轻人成为“枸杞控”

  稳居平台滋补类目前列,并没有让王廷金和他的团队自满,他们经常更认真地分析客户群体,研究销售规律。

  王廷金分析,目前云贵川等地的发货量正在不断增加,这说明宁夏的枸杞正在走向全国大市场。

  7月23日,国内权威数据公司QuestMo?bile发布中国移动互联网半年报。报告认为,下沉市场已经成为2019年中国移动互联网最重要的战场,三四线城市用户始终保持较高增速,而与此同时,在可支配收入及消费支出上,农村居民增长速度均高于城镇居民,农村居民消费潜力可期。

  “更让我们惊讶的是,以前认为枸杞是中老年人的‘专利’,但在我们的客户群体中,25岁到40岁的年轻人购买比例非常大,已超过半数。”王廷金说。

  王廷金的销售数据也从官方渠道得到了佐证。人民日报新媒体中心5月29日发布了《中国青年发展报告》披露,从消费行为数据上看,“拼团购”目前已成为当代青年在这一类型网购行为中的首选。

  “年轻人追求性价比,也注意养生和新玩法。”王廷金说,“除了泡水喝,果蔬汁也可以加入枸杞,甚至有黑枸杞冰激凌,他们现在把枸杞养生当成了一种时尚消费”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贵州将遴选8个地标农产品实施保护工程
下一篇:气温上升 香蕉减产